今天是:
欢迎访问马关县人民政府门户网
旧版本回顾(已归档)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安平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难舍元宵宴

作者: 新闻动态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9/15

 

过年的气氛在慢慢的散去,小城的人们开始陆续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年味在我们这个小城,已经由年三十彻夜的礼炮声和欢呼声的浓重氛围转为深夜里偶尔传来的一个礼炮声代替,生活依然以它原来的模样在继续。

节日快结束了,在迎接元宵节到来的日子里,姨妈和村子里许多的农村妇女一样,每天清晨勤劳的起床,麻利地收拾着家里的一切。平日里精心侍弄的那几头白白胖胖的年猪,已经在表哥他们回家过年的那几天宰杀了,作为一个地道的农民,姨妈盘算着开年以后,再到外村购买一些小猪回家进行饲养。宰杀的年猪,除去过年这段时间的食材,大部分按照当地农村的方法做成了腊味,好一点的猪肉被姨妈留存了下来,准备做成炸肉,待过完元宵节让远去外地打工的表哥和表嫂带走。收拾完家里的家务活后,姨妈把给表哥留存的猪肉清理干净,生起灶火准备炸肉。表哥和表嫂远在外省务工,每年回家一次,就是过年这几天回来,过完年就回到以前打工的地方,平日里除了出嫁的表姐回家看看,家里就剩下姨妈他们老两口冷冷清清的相守过日子。

在我们这里的农村,给外出务工的人们炸猪肉是一项集体行为,每年临近元宵节的日子里,村子里有要外出务工的家庭就开始炸猪肉,因为元宵节过后他们就要外出务工了。好让他们带着这些炸肉外出安心工作,这些外出的人们就是城里的人所说的农民工,他们带着这些家乡的美味外出一是能解乡愁,二是能减少他们平时里的开支,节约出的少许金钱就寄回这个村子,让居家的老人们精打细算的过日子。而姨妈他们村子里像表哥这样年轻的夫妻都外出务工的人很多,同村的人外出多少有一些照应,这让姨妈他们那一辈人宽心了许多。做好炸肉前的准备工作后,姨妈往加热后的大铁锅里加入猪油,把猪肉切成手掌大小方形的块状,一块一块的放进油锅里,脸上不经意的流露出慈母般的情怀。表哥成家后带着妻子外出打工,一年都不在姨妈跟前晃悠,多少个对儿子思念的夜晚,姨妈辗转难眠,慢慢的看着苍老了许多。眼看着儿子又要再次离家,或许这一刻没人能明白作为母亲的姨妈心里的难舍之情。铁锅里面的油滋滋的炸着猪肉,姨妈小心翼翼的翻滚锅里的每一块猪肉,好让他们均匀的受热,直到这些块状的猪肉通体炸的金黄,在把它们捞起来,放入一个大盆里。待到第二天自然冷却后,用一个塑料桶装起来,装好后,按照当地的保存方法,姨妈要用烧好冷却后的猪油进行封存,这样封存后的炸肉才能存放的更久。姨妈在封存炸肉的时候很是认真,先是把油装满,淹没猪肉,过段时间在看看猪油被炸干的猪肉吸收后,再次加满猪油进行封存,如此反复,直到猪油完完整整把炸肉封存起来为止。每当这时候,我总是嘲笑姨妈把一整年对表哥的爱全部封存进了桶里,她只是冲我笑笑,满是怜爱的把整桶炸肉抱起,放到表哥已经收拾好的行李旁。

把一切收拾妥帖后,元宵节开始驾临,这一天里,姨妈使出了浑身解数,煎、炸、煮、捞各种食材,做出了满满一大桌子饭菜,因为表哥第二天一大早就要走,家里的亲朋好友都过来聚餐,坐满了桌子。开始吃喝起来,慢慢的行酒令就吆喝开了,姨妈这一顿饭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爽朗,默默的吃完饭就坐到角落里,看着在饭桌上和亲戚开怀大笑的表,眼睛里满是不舍和无可奈何。

第二天清晨,姨妈老早就起床,煮好早点,叫醒表哥他们起床吃早点,仿佛她这夜从未睡过,却精力旺盛。在表哥他们吃早点的空档,姨妈早就整理好了表哥所带的行李,待表哥吃完后,大包小包的揽在身上,不顾表哥要求她回去的意愿送表哥到客运站。把东西放在客车上安顿好,跑到外面的小卖部给他们买水或饮料,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表哥途中注意安全,完全忘记了表哥已经成年成家了,客车缓缓开动,带走了姨妈的牵挂和一年的期盼。几年之后,我曾问过表哥,这一生记忆中最重要的片段是什么,表哥告诉我,他这一生记忆中最深刻的情景是客车外有一个奔跑的身影,叫做母亲。

         责任编辑:县文联  

关闭

上一篇:中年的光(散文诗)
下一篇:怀念拐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