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马关县人民政府门户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安平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家乡的水井

作者: 新闻动态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9/15

韦世平

猴年春节回到老家过年,只见家背后那口水井四壁布满了厚厚的青苔,满盈盈的井水清澈透明,轻轻柔柔往外流淌,真想捧起尝一口,思绪又回到过去。

曾经作为全村50余户人家200多号人惟一饮用水之地的这口水井如今乡亲们已不再使用,失去了它原先的价值和地位,视乎可有可无,仿佛被遗弃了,惟有静静的井水映照着晨昏和日月,映照着过去和现在,映照着沧桑和变化。  

因为年代久远,又没什么文字资料记载,我也不知道生我养的村庄是何年何月从何处迁徙而来的,只听长辈说至少有五六百年了。而这口水井也没有谁说得清楚,是哪朝哪代开始修建使用的,九十三岁高龄的奶奶告诉我,她自小记得,全村人一直在饮用这口水井,几十年来,不论天怎样的干旱井水不曾干过,也不论下多长时间的倾盆大雨井水从来不会浑浊,大字不识一个却善良慈祥的奶奶始终相信,井的深底一定有“水龙”在保护保佑。

家乡的水井镶嵌在一座大山的腹部,高高的山上全是郁郁葱葱的林木,泉水叮咚,白鸟啁啾,野兽出没。水井用大石块砌成,井深约两米,直径约一米五,四周栽种树木,设有亭台供人乘凉,古色古香。水井的前面是大片大片开阔的农田,再往前就是村庄,乡亲们从家到水井担水来回一趟500米左右,不远不近,年轻力壮的伙子们一个肩膀不用换便可到家。

小时候,我对水井充满了敬畏,水井也给了我无限的诱惑。大人们时常告诫小孩,井边万万不可去,会有“水龙”带进井底连影子都找不着,说得神秘而可怕,让我们不寒而栗。后来想想,长辈们可谓是用心良苦,井水深担心小孩的安全,用善意的“恐吓”来告诫孩子们远离危险。我至今记得,我的两个小伙伴不听大人的话,偷偷跑去井边玩耍不小心落入井里,待大人发现时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井边留下的是父母哭天喊地的悲伤和绝望,至今依然飘荡在我心里。井边不能去,井边去不得,我自小就深深铭记在心,这些事也给我留下了莫名的忧伤和怅惘。

当我渐渐的长大,家背后那口清清的水井对我来说一点都不神秘,更没什么可怕之处。炎热的夏天,大人小孩都喜欢到井边去乘凉避暑,坐在井边的大树下,山风徐徐吹来,凉爽而舒服。月明的夜晚,夜空是那样的深邃而遥远,年轻的我们一伙一伙的围井而坐,静静倾听收音机里传来《故乡的云》、《踏浪》等优美动听的歌曲,是那样的如痴如醉,百听不厌,口渴了就喝井里的水。那时家乡没通公路,也没通电,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山外信息,天下大事,乡亲们更多是听收音机获得。大人们喜欢在井边谈农事谈收成,年轻的姑娘伙子们则相约到井边对歌寻找心上人,许多百年好合就在井边约定。而正在读书的我不懂这些,也不关心这些,每当到井边休息玩耍时,我总是放眼阻隔村庄与山外那些高高的山岗,希望自己能越过千重山万重山到远远的地方去求学,也幻想着有一天平坦的公路能修通,自己到乡上读书就不用跋山涉水,背米、背行旅就没那么累了。

水井每年最热闹的时候要数大年三十晚和正月初一。年三十晚辞旧迎新,洗洗刷刷,用水量大,乡亲们几十人排成长队,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从下午三点忙碌到吃晚饭为止。乡亲们为了抢得正月初一凌晨的第一担水,多少人宁愿不睡觉,早早点着香火和纸钱,打着火把或手电筒前往井里去“买”头担水,以期新的一年顺顺岁岁,平平安安,六畜兴旺,庄稼有好的收成。乡亲们你争我抢,那场面简直就像抢“金水”、“银水”似的,见面相互问候祝福,充满了神圣和虔诚。

岁月沧桑,世事变迁。党和国家的好政策让家乡飞速变化,快速发展,弯弯的山道修通了公路,汽车驶过了家门口;高高的山岗架通了电,黑夜亮起了“夜明珠”,千变万化、光怪陆离的信息电视里、手机上应有尽有,日常生产生活不再砍树烧材,森林资源得到有效保护,文明程度提高了;从山泉的源头引来了清甜的自来水,水龙头接到各家各户门前,有的甚至接到锅边缸边,乡亲们不再为担水累弯了腰,曾经不可或缺的水桶、扁担如今成了多余的废品。母亲用了几十年的扁担闲置在门背后多年,布满了厚厚的灰尘,生虫了,寿终正寝了,真是让我感叹时代的巨大变化和进步。

曾经像母亲一样养育几百号人的水井仿佛被废弃了,没有利用价值了,乡亲们懒得再多看一眼了,这是你命运的结局吗?但我始终相信,水井在完成自己使命后,乡亲们不会忘记昨天的艰辛,一定会懂得珍惜今天的幸福,更会创造明天的美好。

呵,家乡的水井,你已经停留在时空的深处,你永远停泊在我心灵的港湾。

         责任编辑:县文联  

关闭

上一篇:怀念拐枣
下一篇:心 中 有 条 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