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马关县人民政府门户网
旧版本回顾(已归档)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安平文苑 > 散文天地 > 正文

陪父亲喝酒

作者: 新闻动态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2/05

 

  郭绍龙

  父亲早年是不喝酒的。

  文革期间,父亲在县城被批斗,双手被反剪了捆着,成天跪在地上,脸被人用鞋底扇肿了。晚上,父亲回到寄宿的朋友家,他的朋友拿出药酒来让他擦在肿胀的手臂上,并让他喝一点,以缓解跌打痨伤。在医治伤痛的过程中,父亲就学会了喝酒。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父亲在温浏乡非常边远的小坝达小学教书,那时白酒非常紧缺,他喝的都是当地壮族老乡烤的小锅酒。据父亲回忆,那时的下酒菜也很少,有时炒一碗阳瓜丝就可以下二两酒。当然有鸡、鸭、鱼和腊猪肉是最好的,但肉类很稀缺,父亲的下酒菜多数时候是炒花生米。父亲对炒花生米的火候是拿捏得非常到位的,不管是用猪油还是菜油,都是先用小火把油炼熟,然后放入花生,炒到花生炸毕,立即出锅,并洒上几滴酒,这样的花生香脆的同时,还能吃出甘甜味。那些年粮食不够吃,父亲很难喝到粮食酿的酒,喝的多是甘蔗渣、麻栗果、蕨根等酿的酒,味道非常的差。有一次,他在家招呼客人时,实在买不到酒,就用酒精兑了开水喝。那时父亲最向往的就是能喝上腻脚酒、哪榔酒或者杨林肥酒。随着我们一个个长大,国家也改革开放了,父亲终于能如愿喝上自己喜欢的酒了。

  我工作以后也学会喝酒,但陪父亲喝酒的机会非常少。我在县城,他在乡下,只有暑假和春节回家才能陪他喝上几盅。1999年初,我家的房子盖好后,我把父母接进城同住,但只住了七个月,父亲就买了套旧房,搬出去在了。对此,我十分内疚,那短短的七个月,我因为在单位当办公室主任,接待任务繁重,很少陪父亲喝酒。

  父亲每顿都要喝二两,饭桌上时常放着一个装有腻脚散酒的细脖子玻璃药酒瓶。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几兄妹去看望父母,总想给父亲买点好酒,但那些年大家都还处在成家立业阶段,只能买几十元一瓶的。不过那些酒在父亲眼里已经是非常好的酒了。父亲特别喜欢喝泸州老窑,记得一次到父母那吃饭,只见他先在酒杯里倒上一浅杯腻脚散酒,然后再拿出一罐泸州老窑来滴一口进去。他说这样喝既能喝到泸州老窑的香味,又喝得长久。我突然一阵心酸,眼睛瞬间模糊了。

以前只要和父母一起吃饭,每次都要陪父亲喝上两杯,跟他说说话,问下两老的身体情况,也汇报一下自己近段时间的工作、生活情况。每次都有花生米下酒,那种清香,是父爱的味道。2013年10月,母亲去逝后,本想多去陪陪父亲,但东忙西忙的总是抽不出空。还好后来他又找了个老伴,总算有个人照应着。同在一个小县城,但平时很少见到父亲,只有到过节时,我们兄妹几家集中在某一家过,才把父亲接来。

今年的端午节在二哥家过,二哥开了一瓶茅台,我们都劝父亲多喝点,可他说近来胃不舒服,不能喝了,只接了一两不到的小半杯。我心里十分难过,猛然发现已有77岁的父亲,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

 

         责任编辑:县文联  

关闭

上一篇:时光书
下一篇:又是一年荷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