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安平文苑 >>> 小说之窗 >>> 正文

爱在驻村的日子(三)


作者:王成跃    安平文苑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78    更新时间:2012/3/22

第四章 地底下的秘密

 

十三

 

段飞坐在办公室里,一个劲抽着烟,他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早被烟头填满,甚至开始有些烟头从烟灰缸里溢出,掉落在桌面上,烟灰缸周围积了一层厚厚的烟灰。段飞可不管这些,依然一根接一根点燃香烟,抽完半截就摁灭在烟灰缸里,再接着点燃。

最近几周来,段飞被上龙湾群众上访的事搅得焦头烂额。上访的群众一开始只有十几个,这几天已经增加到七八十人,如果再解决不了问题,上访人数还有可能再增加,发展到几百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更让段飞闹心的是,由于担心上龙湾再次淹水,恐慌开始在上龙湾附近的几个村寨漫延,甚至有人开始扎竹筏,连晚上都睡在竹筏上。

群众上访如果是要钱要物或是要求解决什么矛盾纠纷还好处理,偏偏他们什么都不要,只要求把沈青山调出上龙镇。把沈青山调到其它乡镇,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消跟县委、县政府领导协商一下就可以解决,可是如果一级党委政府因为屈服于群众的迷信而安排人事调动,传出去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况且沈青山还是个记者。但如果再不尽快解决问题,上百人因为一句疯话跑到县城一闹,自己这顶乌纱帽怕是保不住了。

“想到什么好办法了没有?我昨晚思忖了一个晚上,总觉得这件事得提前上报给县里,不然到时惹出什么事端来,我俩都担当不起。”张德盛走进段飞办公室,看到段飞把满屋子弄得烟雾缭绕,就知道段飞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报什么呀,如此荒唐的上访事件都解决不了,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报上去怕是问题没解决,反招来书记县长的责怪。”段飞说话时被烟呛得直流泪,忙掐灭烟头,不一会儿又重新点燃一支烟,他大概是以为重新点燃的香烟不呛人。这对喜欢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演双簧的搭档,这一次真的遇到难事了,两个对坐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这样吧,开个班子会议商量一下,人多力量大嘛。”实在没有办法,张德盛突然想起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也好,总比我们两个坐在这里干瞪眼好。”段飞也没辙,忙打电话叫办公室通知人。没过多久,人大主席马永智、武装部长陈得忠、党镇委三个副书记和镇政府包括沈青山在内的四个副镇长以及几个站所负责人就全都到齐了。

“我看这样,只要书记、镇长给句话,我立刻把传播谣言的疯子小五斤拉去关起来,看她还敢不敢乱说。要么把带头上访的几个老头拉去关上几天,看谁还敢带头闹事?”一听说要处理上访事件,派出所长陶勇就提出了他惯用的强硬措施,不过他的想法立即遭到大家的一致反对。小五斤和上访的人都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怎么能说关就关,况且小五斤还是个精神病人。

“硬的不行,我看要来软的,偷偷给小五斤点钱,叫她改口,说上龙湾不会淹水,不就解决问题了吗?”财政所长李保全毕竟是管钱财的,考虑问题总喜欢从钱的角度出发。

“保全,这个任务交给你,钱由我来出,可是你要小心她骂你是疯人哦。能跟一个疯人进行沟通的,怕只有你了。”马永智的一席话逗得大家一阵狂笑。

“沈副,你是记者,记者可都是些能言善辩的厉害角色,你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来说服上访的群众。”见大家都只会出些歪点子,段飞很是失望。

“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可能要费些周折。”一听说有办法,大家都来了精神,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沈青山。停顿了一下,沈青和盘托出了自己的计划,其实就算没有疯子小五斤的话,就算没有群众上访,沈青山也打算靠自己的一己之力调查一下,看看上龙湾地底下面是否真有传说中所说的地下湖或是地下河,因为解开上龙湾的秘密,一直是萍儿生前非常想做的事。

“大家肯定都听说过,传说中上龙湾曾经是个湖泊,后来水干了才有现在这个坝子,也许这个传说并不是空穴来风。上龙湾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如果地底下面有条地下河的话,上龙湾淹水还是有科学依据的。”沈青山说得很小心,生怕其他人都站起来骂他帮着散布谣言。

“传说归传说,怎么能够随便相信。要是真有地下河的话,要淹早淹了,怎会等到现在才淹水,我们要以客观事实为依据嘛,怎能仅凭个人猜想办事。”镇委专职副书记张文明第一个站出来反驳。

“就是,要是群众听了沈副的话,岂不是要吓得全部搬走,那局面可就难控制了。”武装部长陈得忠因为沈青山的到来,被从上龙湾村调到离镇政府驻地很远的小箐村委会挂钩,所以对沈青山一直有些小小的看法。

“大家不要说话,听沈副把话说完。”张德盛觉得沈青山分析得很有道理,想继续听听他的想法。

“大家想想,假设上龙湾下面有条地下河,以前由于河流被堵塞,水就漫进上龙湾,形成湖泊。后来水流冲走了堵塞物,上龙湾里的水也就漏干了。如果现在再有泥沙、石头之类的堵住河流,上龙湾再次淹水是真有可能的。我不是在危言耸听,也不想给群众造成更大的恐慌,我只是想说服大家对上龙湾的地质水文进行调查,还群众一个事实真象,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群众上访的问题。”不管大家支持不支持,沈青山总算鼓足劲说完了自己的想法。

“沈副说得有道理,群众已经闹得这么利害,如果我们再无动于衷,哪天上龙湾真的发水淹死人,我想在坐各位就不是掉不掉乌纱帽的事了,可能大家都得坐大牢。”听了沈青山的分析,段飞遂决定对上龙湾的地质来一次全面的“体检”。

“既然要调查,就得成立一个工作组,我看就由沈副任组长,国土所的王天浩所长和水辅站的陈志开站长任副组长,国土所和水辅站再派一两个人参加,把上龙湾村委会的同志也安排进来,最好从上访的群众中找一两个身体强壮、熟悉上龙湾附近地形的群众参加调查,这样才有说服力。对于上访的群众,就跟他们说镇党委政府已经开始调查,别在天天跑来找麻烦。”总算找到一条解决的办法,张德盛很是来劲,旋即对地质调查工作进行了安排。

“我在报社一个同事的弟弟好象在省国土资源厅工作,听说还是什么洞穴探险协会的会员,我可以以私人名义邀请他帮助进行调查,不过镇里怕得安排点费用。”沈青山突然想起,他的一个同事好象说过他弟弟在省国土资源厅地质勘查处工作。

“这个没问题,你跟着联系就是了,但必须在县人代会、政协会召开前,给我调查出一个满意的结果。街上那个疯女人的话,不管是谣言还是箴语,都必须对群众给出一个客观的答复。”听说可以邀请省国土厅的同志参加,张德盛更高兴了。

 

十四

 

星期六上午八点,沈青山召集了国土所的王天浩和水辅站的陈志开,并叫任晓月喊来吕明杰,同时跟来的还有昨天才来上龙湾村委会报到的大学生村官林芳。星期一就要开始正式的地质调查,沈青山还没有理出头绪,所以打算利用周末带几个人先到上龙湾周边走走,实地查看一下地形,再制定具体的调查方案。

从七城回来后,已经一个多月了,吕明杰一直躲在家里不愿见人,牛肉馆也懒得开。把吕明杰叫来,沈青山主要是考虑让他散散心,此外吕明杰从小在生活在上龙湾,天性好动的他从小就经常跟着大人们爬山钻洞,对周围的地形极为熟悉。再说吕明杰开着牛肉馆,跟周边村寨的群众都很熟,找他做向导,再适合不过。

上龙湾附近的山,不是那种绵延起伏的巍巍群山,而是以单个峰峦为主的石峰群,一座座拔地而起,高耸入云,险峻秀丽。由于正值初春,更是群峰挂绿,万般青翠。在上龙湾周边连云叠嶂的群峰后面,零零星星的地散落着七八个村寨,沈青山打算先从走访这些村寨的群众入手,展开地质调查工作。

交待好要注意的事项,收拾好必要的记录和测量工具,一行人走出镇政府,经由任晓月家所在的岔街,沿着龙王河走上了上龙湾的田野。由于半数以上的油菜已经成熟,田野里到处是收油菜的农民,有些忙得快的人家,在收完油菜后,已经急着放水犁田,等着插秧,田野里一派繁忙景象。

“哇,这是什么果子呀,长得这么好看。”刚到农村的林芳还未脱去新奇感,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手里早摘了一大把蓖麻枝。

“这是蓖麻子,成熟后可以用来榨取蓖麻油。”任晓月边走边耐心地给林芳介绍上龙湾的风物人情。

“任支书,是不是开始搞地质调查啦,千万要调查好阿,可别让大家都泡在水里了。”村民们看见沈青山一行人,就都知道镇政府已经展开地质调查工作。

“当然要调查好,不过大家也不要慌张,真有什么事,镇政府一定会提前告诉大家的。”沈青山忙着向群众做宣传工作。

一个多小时后,大家来到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石门村。石门村是个位于山坳里的苗族寨子,寨子被一圈圆环形的石峰围住,只在正对上龙湾的方向裂开一条五六十米宽的缝,为石门村留出唯一一条进出通道,活象一道天然的城门,石门村的村名也因此而来。在石门村入口处的山崖下,有一个泉眼,常年冒出一股水桶般粗细的泉水,这就是龙王河的源头。跨过龙王河源头处的石板桥,沿着二三米宽的水泥便道向上爬行数十米,就来到进入石门村的山口上,藏在山背后的石门村此时尽收眼底。

虽说时间已快十点,但太阳此时还只照到石门村的半山腰上,在薄纱一般通透的雾霭笼罩下,大山阴影里的石门村亦明亦暗,除农舍上方缓缓飘升的几缕炊烟和偶尔传来的一两声懒洋洋的公鸡鸣叫声,整个寨子静得象幅画,透出无比神秘而又奇幻的色彩。

“桃花源……桃花源……我终于来到了梦想中的桃花源!”看到此番景象,多情而好奇的林芳欢呼雀跃,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好看看,以后习惯了就不觉得这么美了。”象是受林芳的感染,任晓月也显得无比欢欣,满脸透出少女一样的妩媚。倒是吕明杰他们三个无动于衷,坐在石头上自顾自抽着烟。

沈青山也是第一次来到石门村,他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陶醉了,忙拿出数码相机一个劲拍照。“青山,要拍就拍这边,这边风景更好。”见沈青山拍照,吕明杰喊了起来。沈青山转过身,远处一处翠屏似的石峰再次把他惊呆了,原来石峰靠近顶部的地方竟生出一个新月形吼洞,活脱脱一枚落到山间的月亮。

“那里就是月亮山吧,这么美。”虽然沈青山以前就听说过上龙湾附近有一大一小两个石月亮,但怎么也没想到石月亮会生得如此奇美。

“对啊,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大月亮山,山后面就是呆会要去的大月亮村,大月亮村过去两三里地,就是小月亮村,还有一枚小一点的石月亮,现在看不见。”吕明杰似乎现在才发现自己身边早已熟视无堵的风景。

转身看到石月亮,林芳又欢呼起来,忙拉着任晓月,叫沈青山给她们拍照。

“要是整个上龙湾是一湾湖水,那该有多美啊!”总算平静下来的林芳,看着朝阳照耀下的上龙湾坝子,无比深沉地说出了心中的感叹,她是真的醉了。

“什么湖水不湖水的,就是怕上龙湾淹水才来调查的。”听了林芳的话,吕明杰吓了一跳。要是上龙湾真的变成一个湖泊,这附近村寨的群众怕是都得喝风去。

说到地质调查,大家这才想起些行的目的,起身沿着去年才建成的水泥小道向山下走去。来到山坳里,很快就走进房前屋后种满各种果木的寨子里,嗅到有生人来,寨子里的狗一家接一家地咆哮起来,有几条狗甚至已经跑路边,龇牙咧嘴地向沈青山他们狂叫。林芳吓得拉着任晓月的衣角躲在她身后,吕明杰找来一根棍子在前面开路,王天浩和陈志开都是走村串寨的老手,很悠闲地抽着烟跟在后面断后。

苗族的房舍与汉族有些不同,他们喜欢在正房向阳一侧搭一间耳房,耳房不盖瓦,而是用一排横置的圆木做筋梁,在上面铺一层竹篾笆,有钱的人家浇上一层水泥混凝土,没钱的人家铺上一块又厚又大的塑料布,形成一个露台。这个露台主要用于晾晒粮食和衣服,平时也是茶余饭后休息乘凉的好地方。由于天气晴朗,家家户户的露台上都挂满苗族妇女最喜爱的百褶裙,绣满各色花饰的百褶裙象一朵朵盛开的紫玉兰,把整个寨子点缀得宛若梦境。

“是任支书来了吧,快来家里坐。”听到狗叫,一个苗族汉子从前面走来。吕明杰忙上前去,用苗语和他讲了几句,那汉子就走过来和沈青山握手,用带着苗腔的汉语跟沈青山他们打招呼,领着大家走进自己家里。

多外面看,石门村神奇秀丽,充分梦幻色彩,但走近才发现,石门村还很贫困,就算是村长家也一样家徒四壁,除了一台破旧的电视机和影碟机外,家里再也找不出一件象样的电器。虽说贫困,苗族人民热情好客的天性却是一点都不打折扣,与堂屋相连未设任何遮拦的厨房里,此时也是热气腾腾,火塘上方的铜锅里咕嘟嘟作响,传来一阵阵腊肉的香味。

不一会儿,早已等候在家里的几个老人如约而至,村长领着大家来到耳房上面的露台上,从这里看过去,石门村又是另一番景致。由于老人们都不怎么会讲汉语,就由吕明杰充当翻译,村长作补充,沈青山进行采访记录。采访的内容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远古的传说,二是是否听说过或发现过上龙湾地下河或地下湖的痕迹。从老人们的口里,沈青山惊喜的得到了很多苗族群众的美丽传说,几乎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但这些传说对寻找地下湖都没有一点帮忙。只有其中一个传说象在暗示地下湖的存在……

在很久以前,一个年轻善良的阿妈为躲避战乱,同时也为找寻在战火中失散的丈夫,带着一对刚出生的双胞胎儿子来到在上龙湾。土司见她长得漂亮,俗霸占她作小妾,遂想杀死她的两个儿子。为保护儿子,年轻的阿妈连夜带着孩子们躲进石门,在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里养大两个孩子。长大成人的两个儿子放火烧光森林,才有了现在石门村的近百亩良田肥地。老土司发现石门里有这么多田地,想要霸占,就以女儿生病为借口,以下嫁女儿为条件,强迫兄弟两人,一个上山找灵芝,一个进洞找燕窝。上山的找回灵芝,如愿娶到了土司的女儿,后来还当上了土司。进洞的虽然找到燕窝,但由于爬不上来,从此生活在地底下。

听完这个故事,沈青山再次想起了镇政府里石栏上的浮雕,看来调查上龙湾的地质,还得从这些浮雕着手。采访完毕,村长的女人早已准备好饭菜,大家就都下楼来吃饭。在苗族家吃饭,自家的女人是不能上桌的,只能在厨房里随便吃些,但吃完饭后可以站到客人身边劝酒和劝饭。没吃多久,桌子周围就已经站了一圈苗族妇女,不断给大家敬酒。沈青山虽然知道些喝酒的规矩,但对苗族劝饭的规矩却是一无所知,由于总是护不住碗,刚吃完不到一半,碗就被身后的女人们加满饭,而且总是随吃随加。更麻烦的是,按照苗族的习俗,如果你不把饭吃完的话,主人就会说你看不起他,有的还会因此反目。沈青山饱得实在吞不下去,只得一个劲喝酒,林芳更是把一整碗饭抱在怀里动都不敢动。吕明杰他们倒是些“老江湖”,从一开始就小口小口地吃,到差不多要散席时才赶忙吃完饭起身。

好在沈青山酒量高,刚喝到半肚就把村长和陪席的几个老汉全喝倒了。由于敬酒的人太多,散席时吕明杰、王天浩、陈志开三个早已烂醉如泥,只得由寨子里安排马车送回去,为防止发生意外,林芳也跟了回去,沈青山和任晓月告别村长,在正午时分赶往大月亮村。

 

十五

 

正午时分,骄阳似火,热辣辣地烘烤着大地,天气异常闷热。因为喝了很多酒,沈青山口喝得厉害,来到石门村山口外的泉眼处,他把头一整个伸进清凉的水池里,饱饱地喝了一通水。任晓月也脱了鞋,把脚泡在河里,悠然享受着泉水的清凉。两个人在河边的树荫下默默坐了老半天,才很不情愿地起身,朝大月亮村方向走去。

一路上两人都不怎么说话。说也奇怪,有外人在时,两人相处得很自然,单独相处时,却又都变得沉默寡言,多少还有些别扭。从第一次在村委会见面,到现在都快两个月了,不论是出于工作上的原因,还是出于沈青山与任家的特殊关系,两个人本该越来越熟悉和亲密,但事情却朝着反的方向发展,任晓月对沈青山似乎越来越疏远。脱去初来时的新奇和激动,其实乡间的生活枯燥而乏味,在每一个孤独的夜晚,沈青山都有种打电话和任晓月谈谈,或是找她单独坐坐的冲动,但他每每在拿起电话或是走出门外时选择放弃,他生怕自己不妥当的一句话或者是不恰当的一个举动伤害了任晓月,他甚至开始后悔当初未经任晓月的同意,擅自牵她的手,擅自给她卖衣服。

任晓月低着头走在前面,都不敢回头看沈青山一眼。自从大姐离世后,阿爹阿妈时常念叨沈青山,还把大姐的高中毕业照放大装框悬挂在堂屋里的墙上。从那时开始,全家人就把沈青山当成一个远方从未谋面的亲人,希望他有一天会突然找来。任晓月甚至还常常幻想,如果自己有一天在大学里突然见到沈青山,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和激动的事。然而上完高中后,阿爹没让她参加高考,那时阿妈已经病得奄奄一息,阿爹身体也不好,家里实在需要有人照料,任晓月没感到多少遗憾,就安然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毕竟留在家里照料父母,也一直是她的心愿。在丈夫死后那段默然时光里,沈青山的突然出现,象一缕从浓重乌云里斜射出来的阳光,照亮了她的整个世界。这个哥哥是那样的亲切和熟悉,每句话和每个举动间都透出无限温柔和体贴,她原以为终于找到可以依靠的臂膀,但在得知沈青山已经离婚时,任晓月才发现,自己不能老是依恋沈青山,她不愿让这个哥哥为了自己而放弃原有的幸福生活。

春天的雨,象挂在树上的水滴,说下就下,一点征兆都没有。就在晴朗的阳光下,一阵雨点突然从对面山间飘落过来,打得地里半人高的玉米叶唰唰作响,把青山晓月两人淋个措手不及。还好任晓月带了把遮阳用的伞,忙拿出来撑开,见沈青山站着不动,就走过去给他挡雨。

第一次如此紧挨着任晓月,嗅着任晓月身上撩人的体香,一阵醉意袭来,沈青山突然紧紧搂住任晓月,低下头去,深情地吻住了她的唇。任晓月先是一惊,想推开沈青山,但很快就沉醉在他带着小锅酒清香的吻里,伞掉落在地上,两人毫无觉察,任凭雨水淋湿全身。

没过多久,过山雨就带着清凉跑到了远处,天气又变得异常闷热,青山晓月这才回过神来,松开彼此继续赶路。

“青山哥,你能告诉我,刚才你吻的是任晓月还是任晓萍吗?”任晓月依然低着头走在前面。

“当然是任晓月。”沈青山不假思索的回答,他还没弄清任晓月的意思。

“这么说,你已经忘记我姐了。”任晓月突然停住脚步转回身,有些失望地看着沈青山。

“忘记,怎么会呢!这一辈子,萍儿都会留在我的心里,直到我的心脏停止跳动。”提到萍儿,沈青山紧锁眉头。

“就是了,我就知道,在你心里,我一直都是我姐的影子,你只是把对她的感情转移到我身上。可是,我不能永远只做我姐啊!”任晓月转过身,加快步伐继续赶路。

沈青山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紧跟着走在后面。是啊,直到现在,沈青山自己都没弄清楚,到底是不是在喜欢任晓月,他对任晓月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他想当然地认为该对萍儿做的。如果自己都还没弄清是否喜欢,就毫不负责地倾注感情,这对晓月就显得太不公平了。

“晓月,你的问题太过突然,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想清楚了再回答你。以前我以为喜欢萍儿就等于喜欢你,特别是看到你现在的处境,我觉得更应该义不容辞地担当起照顾你和玲玲娘俩的责任。现在我才明白,爱是平等的,我不能这样居高临下地倾注自己的感情,因为你也有选择的权利,我不该把对萍儿的感情强加在你的身上。”想了好一会儿,沈青山总算理出些头绪,忙赶上前去与任晓月并排走在乡间的土路上。

“是了,在你还未完全走出以往的情感以前,不能再牵我的手,不能再给我卖衣服,不能再吻我。再说,要把青山哥真正变成沈青山,我也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玲玲是很需要找个阿爹,但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听了沈青山的话,任晓月总算开心起来,不经意间又拉住了沈青山的手。

两个人边说边赶路,不觉中已经来到大月亮山下。位于悬崖绝壁上的石月亮此时看得越发清楚,原来是个贯穿石峰的巨大溶洞,溶洞顶部隐隐可以看到一些倒悬的石钟乳,沈青山这时又想起了镇政府里的浮雕,石月亮的顶部还真有些象浮雕里的穹隆。

“石月亮里有人上去过吗?”看着几乎是九十度垂直的悬崖,沈青山想到石月亮里看看的念头瞬间被打消。

“听老一辈人讲,以前石月亮里有燕窝,有几个专门采燕窝的人倒是经常上去,后来金丝燕都飞走了,就再也没有人上去过。吕明杰说他上去采过一次岩蜂蜜,也不知是真是假。”谈话间,任晓月带着沈青山翻过大月亮山左侧的山嘴,来到大月亮村。

大月亮村依山傍水,是个壮族寨子,一条清澈的小河从寨子边上蜿蜒而过,河里几架长满青苔的水车,在水流的带动下悠然地转动着,发现“咯吱……咯吱……”的响声,乡间的生活是如此舒适而惬意。

为迎接沈青山他们的到来,村长家特地准备了花米饭和壮家凉鸡。在村长家吃完晚饭,等寨子里出山的人们回来后,沈青山和任晓月在村长的带领下又走访了十几家人,在天插黑时才赶回上龙湾,每人带回一大包香喷喷的五彩花糯米饭。

 

十六

 

第二天上午,昨天参加地质调查的几个人按约定时间来到镇政府会议室,任晓月因为家里活忙,所以没来,倒是马永智没事,也跟着跑来凑热闹。

“沈副镇长,有人找你。”正在商量今天调查的路线,突然听到有人在楼下叫唤。沈青山出去看时,原来是昨天接待他们的石门村的村长。

“沈副镇长,根据你的安排,昨天晚上我在我们村开了个群众会,向大家说了一下地下河的事,有几个群众谈起去年抗旱,我才想起有条线索可能对调查地下河有帮助,就跑来了。”来到三楼会议室,村长气喘吁吁地说明来意。

“林芳,快给村长倒杯茶来。你坐下慢慢说。”听说有线索,沈青山大喜。

“是这样的,去年好几个月不下雨,天干得冒烟,我们村不仅自来水断了,后来连山口外的泉眼也干了。有几个群众想看一下泉眼里有没有水,就大着胆子爬进水洞,结果听到水洞深处有水流声。”村长边说边大口大口地喝茶,大老远跑来,他渴得不得了。

“泉眼干的事,大家都知道呀,后来不是还拿水管伸进水洞里引水没引出来吗?”水辅站的陈志开觉得村长实在有些大惊小怪。

“是啊,由于水洞里面太窄,人爬不进去。要不是村里的老人说怕伤了龙气不让炸的话,我们都打算拿炸药炸开水洞了。里面明明有流水声,水怎么会流不出来呢,这不分明是流到地下河里去了吗。”村水的话说得很在理。

“你说的肯定是真的吗,可不要误导了大家。”看来村长提供的线索不假,沈青山十分激动。

“不信你问吕老二,我们想炸水洞那天他就在场。”村长胸有成竹地指着吕明杰说。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水声我倒是没听见,只是听寨子里的人说的。那天我们几个喜欢拿鱼的朋友,想去看看水洞炸开后会不会有花鱼。不过最后没炸成,寨子里的几个老人连斧子镰刀都拿来了,谁炸就要和谁拼命。”吕明杰验证了村长的话。

“终于找到调查的重点了,我们今天再到石门村走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沈青山说完,突然想起石月亮,又问了吕明杰是否真进过大石月亮的事。

“去过,我当然去过,那次我还弄了好几斤岩蜂蜜呢。我记得大石月亮底部还有一个洞,可深啦,往里面扔块石头,老半天落不到底。”在说起上石月亮的事时,吕明杰满脸得意,在上龙湾活着的人中,差不多就只有他徒手爬到石月亮里面去过。

“你说大石月亮里还有个溶洞,会不会一直通到地下湖里,看来大石月亮也要列为调查的重点。”沈青山毕竟是个记者,很喜欢用发散性思维来考虑问题。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那个洞又小又陡,没有绳索谁都下不去?”听沈青山说要探洞,吕明杰边说边摇起头来。

安排妥当,带大家到政府食堂里吃过早点,沈青山叫来镇政府的越野车,一行人没多久就赶到石门村的山口外。由于昨天没太在意,今天细看时,沈青山才发现龙王河源头的这个泉眼生得很是怪异。平时人们常见的泉眼,多是由地下垂直往上出水,也有横向淌出水流的,偏偏这个石崖下的泉眼,是从上往下斜喷出一股水柱。石崖的形状也生得十分奇异,从侧面看特象一个龙头,用抽象的眼光来看,这个泉眼分明就一个巨龙喷水的造型,难怪石门村的老人都不让炸水洞。

为测一下水洞有多深,沈青山叫村长找来一根两丈多长的竹杆,从出水口伸进水洞,但只伸进去两三米深就被里面的石头挡住,再怎么弄也伸不进去。看来没有专业设备,从这个泉眼也找不出什么线索,沈青山把头转向大月亮山,看来只能从大石月亮里找突破口了。

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沈青山只得叫大家上车,准备打道回府,就在这时电话响了,原来是镇政府门卫室里看门的温老头打来的,说有一个省城来的小伙子找他。难不成是同事在省国土资源厅工作的弟弟到了,沈青山一阵狂喜,忙叫驾驶员小王加快速度赶回镇政府。

回到镇政府,来找沈青山的小伙子正坐在门卫室里胡乱翻看着茶几上的几本杂志,见沈青山走进来,忙站起身来打招呼。

“沈大哥吧,我是李健,前些天接到我哥的电话,就请了公休假,下来看看。”李健二十多岁的样子,留个小平头,一脸的古铜色,一看就知道是个经常在外面爬山涉水的人。

“哟,跟你哥还真象,不过比你哥帅多了。”沈青山热情地握着李健的手,仅凭直觉他就感到李健能够帮上他的大忙。“这位是林芳同志,刚分来的大学生村官,以后就是你的专职助手了。”沈青山一面介绍在场的其他人,一面把李健领到镇政府综合办公室,吩咐林芳倒水和张罗早饭。

“早饭不要安排了,就到我家吃吧,我记得馆子里还有几只冰冻的牛脚和一些牛干巴。”跟沈青山跑了两天,也没见谁排斥自己,吕明杰终于鼓起勇气,准备重新开张牛肉馆。

“好,好,就在大型家吃,好久没吃你家的牛肉,都快把大家馋死了。”见吕明杰终于决定重开牛肉馆,沈青山很是欣慰,看来自己的功夫总算没白费。

“自古牛马不分家,吕老板关了一个多月的门,我这匹老马都快饿成瘦毛驴了。”马永智的话引来一阵笑声,他确实是那种爱吃牛汤锅爱到骨子里的人。

说话间,马永智早拉着吕明杰准备早饭去了,沈青山叫林芳去给李健安排住宿后,就开始给李健详细介绍上龙湾的地形地貌和水文特征,其间也说了上龙湾传说的事,王天浩和陈志开随后进行了补充。

“我看这样吧,先不要兴师动众地展开调查,给我几天时间,我先到附近走走,如果真有勘察的必要,我还得回省城带些专业设备下来。”听完沈青山他们的介绍,李健一时也搞不清实际情况,决定先实地察看一下上龙湾附近的地形地貌和水文特征。正说话间,马永智打电话来说早饭准备好了,大家就先去吃饭。(待续)

 文章录入:文联 责任编辑:文联  
  • 上一篇安平文苑:

  • 下一篇安平文苑:
  •  
    普通安平文苑人民的好公仆——记马关县公安局…
    普通安平文苑乡村邮递员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电子版阅读指南
    普通安平文苑发家致富的带头人  群众公认的好…
    普通安平文苑谷穗金黄
    推荐安平文苑春天的芦苇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588期,2011年第47期…
    普通安平文苑有感于魏晋文人
    普通安平文苑遗失的星球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28期,2017年第3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8期,2017年第33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7期,2017年第32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6期,2017年第31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4期,2017年第29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5期,2017年第30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3期,2017年第27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2期,2017年第26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1期,2017年第26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0期,2017年第25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9期,2017年第24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5-2014 www.ynm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马关县人民政府主办 马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制作、维护 地址:马关县马白镇骏城路2号 E-mail:mgzfb@126.com
    网站备案编号:滇ICP备06004870号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876-7122435 邮政编码:66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