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安平文苑 >>> 小说之窗 >>> 正文

帝女殇


作者:周维    安平文苑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342    更新时间:2012/8/1

引言:安乐公主——唐中宗的爱女,一个被称为唐朝最美丽的公主,光艳动天下的女子。她的身边,有着绝世再难觅的女人,她们终身与权势和皇位相依相伴。一个大她60岁的祖母武则天,一个大她20岁的姑姑太平公主,还有一个视权如命的母亲韦皇后,这些女人在大明宫里大放异彩,她们史无前例的享受着权势给女人带来的无上荣光。但是,当安乐公主这朵娇花慢慢走进她们炫目的光环时,却被权势灼伤了,燃尽了她灿若烟花的短暂一生。

 

                             

我的人生成长中,母亲武则天一手导演着我们兄妹几个的人生,特别是她登上后位,逐渐操控了皇权,慢慢的掌控了大唐帝国的权杖。父皇其他妃子所出的皇子、公主相继被幽静或被害。母亲对权位的追逐、贪婪、及留恋,忘却了作为一个母亲应有温柔、慈爱。在我们兄妹的心中,少年时陪我们玩耍、微笑的着看我们在草地上放风筝的那个慈母已经逐渐走远,兄妹几个谈起母亲,自然想到的是那个在大殿上威严地谈论国事的女子。

时光流逝,哥哥们在大明宫里血亲权力的相互争斗中,上演着一幕幕暴毙及流放。皇家亲情的淡漠,让我对母亲又爱又恨,惶恐的在她强势作风下苟延残喘,而妹妹太平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儿,继承了母亲的聪明才华,独享着父皇和母后的宠爱,在大唐的皇宫如鱼得水。我虽然没有哥哥们那么聪明、出众,看起来总是笨笨的,看似对谁都毫无威胁,才能在母后的强权下生活。默默的希望哥哥们的悲剧不要上演在我身上,但是一切还是如预想中一样来了。

对母亲那么精明的人来说,没有威胁就是最大的威胁,当我那威严的母亲武则天大笔一挥,下了一道诏书要我带着妻儿流放房州时,我清楚的知道,母亲对皇权的留恋,已经到了一个痴狂的境地,哪怕我贵为她的儿子也远不及皇权带给她的一切重要。只是可怜一家老小还有怀身孕的妻子韦氏,都要陪着我到偏远的房州过活,落难的时候,方知道亲情的可贵。更为可怕的是,哪怕远离大明宫、远离母亲,我也害怕母亲变幻莫测的心境,说不定那天就会有使者送来毒酒或是几尺白绫,要我追随哥哥弘飘零而去。我能做的就是陪着家人,平淡温馨的走自己的一生,我总以为,这一流放,与大明宫里的一切人或事再无牵连,远离皇权终能安稳的生活,可是,一切如宿命般不可预测。

 

                   

 

前往房州路途遥远,在加上日夜颠簸,膳食不规律,导致了妻子韦氏在半路荒芜人烟的地方出现早产现象。就这样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野,我可怜的女儿——一个在流放途中出生的孩子,来到了我的身边。孩子出生时,由于身边没有准备迎接这新生命到来,困窘之中,我把身上一件带着汗味的外衫脱下来包裹着这个孱弱的生命。看着怀中那个粉红小脸,由散发着父亲汗味的衣服包裹着她,这是她初到人间最温暖的襁褓,不由得心声怜悯,心酸地给她取了个小名叫李裹儿。希望我的父爱就这样一直包裹着她走过完美的一生,忘却父辈的权利争斗,在将要到达的高寒地区——房州快快乐乐的成长。

由于从小就目睹了皇室宫廷里的血亲杀戮,经历了权位之争,皇位对我来说更多的是惊恐和不安。在远离大明宫的房州,我不在留恋权位,把满腔的爱恋和依托给了落难时与我相依为命的家人,特别是那个在流放途中出生的小女儿,给不了她荣华和富贵,我能给予的只有满腔完整的父爱。而这个漂亮伶俐的小裹儿也令一家沉闷无比的房州生活带来了一丝丝亮光,父母及兄姐对她百般宠爱、万般呵护。小裹儿在家人的爱护中成长了起来,出落的亭亭玉立,但在我心中她还是那个在我怀里贪婪的吸着手指头的孱弱婴孩,仿佛她从未成长,自己可以牵着她的手一直在池塘边看夕阳。这一年我给小裹儿取了一个书名——安乐,平安快乐,这是我作为一个父亲对她最大的期盼。

远在大明宫的母亲武则天派人给家人送来看似丰盛的生活用品,其实我心里清楚,来人是想打探我近几年有没有谋反之意。我暗笑母亲的多疑,这几年和家人平和的生活,我早已经忘记了大明宫里的提心吊胆、明争暗斗,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才是我目前的生活愿望。来人同时带来了母亲的诏书,册封女儿安乐为“安乐郡主”,我心里暗笑难为母亲还记得她有这么一位孙女,或许这个孙女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册封安乐仅仅是为这次试探找个借口。使者走后,安乐眨巴着大眼问我:“郡主是什么。”面对天真无邪的安乐,作为父亲的使命感徒然升起,害怕她卷入权力,卷入未知的皇权争斗,我只好抬起身边的食品盒对她说“孩子,郡主就是祖母赐给你的一盒饼子,很美味,快吃吧”。安乐开心的接过盒子吃了起来,我爱怜的为她擦去嘴角的残渣,期望在这高寒的房州,能用父爱温暖着她,安然的走完这一生。

 

                 

 

转眼间,安乐已经十三岁了,看着女儿的健康成长,我由衷的感到欣慰,以为我们一家就此在房州燃尽一生的时光。然而远方的大明宫在此时派来使者,说要接我们一家进宫。手里拿着黄灿灿的圣旨,我独自坐在书房里思考着将来的人生路,此去是祸是福将是个未知数,我身上流淌着与生俱来的皇家血脉,这种血缘让我注定了摆不脱与皇室的一切,当然还有平静生活这几年潜意识里对皇位的渴求。我深知手握皇权的重要,天下苍生生杀大权就在手里,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我决定带着家人前往那个凝结了母亲一生血雨腥风的城市。

宫廷的变幻总是那么无常,在进宫后的短短数载,母亲病逝后,我奇迹般的完成了太子到皇帝的蜕变,大唐的江山最终还是回到了李家手中,相信这也是母亲要求死后立无字碑的原因,李姓一族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我的妻子韦氏,应该称为韦皇后,不得不说她是个天生合适在大明宫里生存的女子,在进宫的这几年里,带着女儿安乐活跃于宫廷的各个聚会和重臣云集的场合,游刃于权利场之中,威望渐升,有时连权大势大的太平公主也要礼让她三分。她曾得意的对我说,记得在房州过苦日子的时候,曾发誓:如果有一天能回到大明宫,一定要让自己大权在握,因为她已经过够那种生活,她是天生合适宫廷的女子。

我却很担忧:女儿安乐过惯了房州清新亮丽的山村生活,在这流光溢彩的大明宫里,她能安稳的生活吗?妻子韦后却很肯定的给予了我答案,这朵山间小花早就在皇宫这片土壤中恣意开放。因为她的父皇和母后能架起她穷奢极欲、尽量玩乐的权力支撑。

                

作为一个父亲,我显然低估了大明宫里的环境对安乐的成长造成的影响。这个大唐帝国的权利中心,是安乐以前在房州生活时从未接触过的另外一个世界。饱尝颠沛流离之苦的我登上皇位后,尽量的想在物质及权位上弥补家人,弥补以往所受的苦难。安乐作为家里最受宠爱的女儿,我先是下诏将母亲武则天册封的“安乐郡主”册封为“安乐公主”,可以随意出入皇城里的任何宫殿。这些充分满足了她可以肆意玩乐的愿望,加上有我这个皇帝父亲做后盾,安乐毫无顾忌的在长安城及大明宫里游刃其中。

安乐长期被压抑的享乐欲望,在皇威宠溺的滋养下,如同雨后春笋般喷薄而出。为了端午节的“斗草”游戏,她可以不惜亵渎神灵,将百姓视若神灵的、供奉在长安城一座寺庙里的东晋名士谢灵运的真须及多座佛像的胡须齐齐割掉。一声令下,就可以不顾十几个士兵的生死,用他们年轻的生命换来与老虎搏斗带来的欢笑。厌倦了绸缎做的衣服、座垫,就命令几十甚至上百个宫婢日夜加班用百鸟的羽毛、百兽的绒毛为她制作五光十色的白鸟裙、座垫。当她穿着流光溢彩的衣裙出现在南书房,开心的在我面前旋转时,我忘却了桌上百官的奏本中提及百姓对公主的诸多行为加以指责,哪怕因此惹来官怒民怨。多年的流放生涯使我太看重亲情,安乐她身为公主,奢侈一些没有什么,大唐帝国都是李家的天下。

我一如既往的宠爱着安乐,使她更加肆无忌惮,此时的安乐,喜欢一切光芒万丈的东西,为了拥有更多的权力支配,她仅凭着公主的身份,大肆地在宫里买官卖官,将朝中大事把玩于股掌之中,尽情享受着显赫身份带给她的呼风唤雨的能力。她常常将自己事先写好的诏书,遮住内容,让我为他署名盖印,我总以她太小,不忍心拒绝而署名盖印。

                

转眼间,安乐也到了合适婚配的年龄了,我想她嫁为人妇,心性会有所顿悟。作为皇家的公主,婚姻与权位本该是联姻,按照惯例安乐的婚姻也该像她的姐姐们一样,作为政治上权利的交换。安乐——我的爱女,大唐皇帝最宠爱的公主,我是不会使她的婚姻带上政治色彩的,我要挑选大唐帝国最好的青年才俊,来陪亮丽的安乐一起生活。正当我欲下诏书为安乐在全国征选驸马时,安乐却在某天清晨向我请安时,要武姓一族的武崇训为驸马。

尽管因为母亲武则天的原因,我不太喜欢亲近武姓一族,尽管安乐看重武家在权利场上树大根深,要的就是这种权位。但放眼大唐帝国,只要安乐想要的东西,我都会给她,更何况此时李武两家联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安乐的婚姻在她的坚持下,成为了又一桩政治婚姻。我应安乐的要求,倾大唐之国力为她和武崇训办了极其奢华的婚礼。婚后我为她建造了一座公主府,让她和驸马满意的搬进去。我想倘若武崇训能驾驭安乐的情感,那么他们都会远离权利场,安稳的生活。

但是安乐看上的男人,怎么会是个淡泊名利的君子呢?人就是这样,贫困的时候,虽然亲情满满,向往的是荣华富贵,在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真情却成了奢侈品。婚后安乐才发现,夫君武崇训爱的是她尊荣无比的权位。搬进公主府后,母亲韦皇后经常带着她的侍从,到公主府去看安乐,安乐也经常进宫来看她的母后和我,其实我心里清楚,她更看重的,是父爱的纵容可以让她随心所欲。

皇宫权利的争夺在所难免,不久后安乐的夫君武崇训就死于一次宫变之中。看着安乐面对着孤灯、丈夫的灵台,我以为她会明白权力带来尊贵的同时,还伴随着灾难。可是这一切她都不懂亦或许不想懂,当另一个英俊的男人武廷秀跳着飘扬的胡旋舞出现在宫廷舞会上时,安乐即把这个光芒四射的男子据为第二任丈夫,面对瞬息万变的宫廷命运变数,安乐却追逐着她所喜欢的一切。这种贪婪的追逐像及了她的母亲——韦皇后,但是她们都是我至亲的家人,我能做的就是继续纵容她们的奢侈。

                   

安乐母女的骄奢,逐渐引起朝中大臣们的不满,慢慢的演变为两股势力的暗涌,以妹妹太平公主为首的势力及李隆基为首的两股势力。我深知妹妹太平公主的城府很深,多年的宫廷生活在加上母亲武则天生前对她的培养,太平早就是个不动声色的弄权高手,她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而李隆基虽然目前没有太平那么出众的政治才能及优势,任谁都可以看出他对皇位的垂涎。面对金光万丈的皇位,我所担心的是他们两股势力合并来窃取皇权。

我想让安乐远离权力场,带着她的第二任夫君武廷秀到远离大明宫的地方生活,但是她母亲韦皇后却不这样认为,还挑唆安乐到南书房向我提出立安乐为皇太女——一个史无前例的称号。只懂玩乐的母女俩怎么会懂,皇权、皇储的变更带来的往往会是更为血腥的杀戮。更何况太平公主等待的就是这个时机,如果我在此时随意更换皇储,那么李姓江山将落他人手中,因为妹妹太平有着我们母亲一样的野心和政治才能。

面对如此险要的政治局势,我独自坐在南书房沉思,多年的宫廷生活告诉我,要及早为安乐及众子女的将来做出打算时,安乐及她母亲韦后抬着点心及一壶洛阳红茶出现在书房内,安乐神色不太正常的向我撒娇,说要父皇和母后陪她喝喝下午茶。亲情的温暖,让我暂时放却了政务上的烦恼,一家人在后花园喝起了下午茶。自从房州回长安后,由于政务的繁忙,很久很久我们没有像这样在一起欢乐的聊天,开怀地品茗了。看着远处微风和煦的吹着垂柳,我心情甚好,安乐和妻子韦后看着我心情大好,积极向我推荐母女俩新研制的薄饼,我以为她们不过是又想要某件稀世珍宝,向我大献殷勤,将我哄开心就会给赏赐给她们。接过薄饼就吃起来,味道虽然不怎么样,为了不让她们失望,装着很好吃的样子。

吃完薄饼后,徒然觉得喉咙辛辣,似要着火,有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回头看着身边最亲的两个亲人,却在女儿安乐和妻子韦后的眼中看见了陌生的杀气。我张口想问为什么,但是喉咙却说不出话来。安乐面目狰狞的看着我说:“只有我早登极乐,母亲韦后才能早日把她扶上皇储的位置,当上皇太女”。想不到对皇权的渴望及争夺会把身边最亲的家人变成如此魔鬼,从小看惯了权力之争的我防备别人的同时却忘记了防备自己最亲的家人,胸口一热,喷出一口鲜血,我颓然倒在地上。眼前却出现了流放房州时一家其乐融融的生活景象,可惜我的羽翼再也不能够为他们阻挡风雨了,对于预想中太平公主及李隆基的篡权,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为他们准备一条后路,我最爱的女儿,是什么让你变的如此残忍,将罪恶之手伸向了最爱你的父皇。

 

               后记

就当安乐公主与她的母亲韦皇后正在兴致勃勃的准备皇太女的册封典礼时,蓄谋已久的李隆基抓住了这个时机,派出的军队抵达韦皇后和安乐的闺房时,安乐正画着精致的妆在描着此生最后的峨眉,只是很可惜,军队的乱刀没有给她画完妆的时间,韦后和安乐就此死在乱刀下,只是她们临死之际,是否会想起房州那些年平静的生活,不知安乐公主是否也会在死前想念那件她初到人间时,父亲给她做襁褓的那件衣服所带来的温暖。一切都只是如果,这个唐朝最美艳的公主,如她短暂的生命,在历史的车轮中一闪而过。她本该像烟花一样绚丽绽放,却唯剩叹息一声!

 文章录入:文联 责任编辑:文联  
  • 上一篇安平文苑:

  • 下一篇安平文苑:
  •  
    普通安平文苑人民的好公仆——记马关县公安局…
    普通安平文苑乡村邮递员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电子版阅读指南
    普通安平文苑发家致富的带头人  群众公认的好…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588期,2011年第47期…
    普通安平文苑谷穗金黄
    推荐安平文苑春天的芦苇
    普通安平文苑有感于魏晋文人
    普通安平文苑遗失的星球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28期,2017年第3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1期,2017年第26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0期,2017年第25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9期,2017年第24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8期,2017年第23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7期,2017年第22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6期,2017年第21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5期,2017年第20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4期,2017年第19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3期,2017年第18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2期,2017年第17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5-2014 www.ynm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马关县人民政府主办 马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制作、维护 地址:马关县马白镇骏城路2号 E-mail:mgzfb@126.com
    网站备案编号:滇ICP备06004870号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876-7122435 邮政编码:66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