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安平文苑 >>> 小说之窗 >>> 正文

壮族寨子里的汉人女村主任


作者:尚彦    安平文苑来源:文联    点击数:2955    更新时间:2010/1/22

                   
  M县的民间艺术节正式开始了,作为有着艺术节的重头戏——传承了四百多年的侬人古乐的龙树寨沸腾了。
  一拨拨的客人从四面八方涌来,有本土的、外地的,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带领村民到村口迎接;安排到村里的演奏厅就座、观看侬人古乐演奏;组织村民蒸花糯饭、煮红鸡蛋,一份份用芭蕉叶包好,分发到客人手中……女村主任荔花忙得脚不点地。
  人们欣赏着、感叹着,一是在这样的少数民族村落里,居然能够通过口授心传,把侬人古乐一代代传承了四百多年;二是土生土长的农民,白天在土地上劳作,晚上在火塘边练习,居然能够演奏出那么动听的音乐。
  艺术节结束后,荔花想自己肯定能睡一整天,结果七点钟,自己还是醒了,到厨房,婆婆已经煮好了面条,递到手里,用筷子一挑,碗底还卧着两个荷包蛋,荔花觉得眼睛一热,喉咙里呜咽着“妈——”“花,赶紧吃,这久累坏了,今天,指不定还有什么事呢!”婆婆说完,提起猪食出了厨房。
                    
  荔花嫁到龙树寨,应该说是缘分。
  荔花是与M县相邻的X县的人,因为有个亲戚在M县工作,并且认识龙树寨的王家,王家有个儿子叫王晓,王晓顶了父亲的班,进道班当了工人,女朋友找了一个又一个,结果都有花无果。王晓的父亲赶街时把苦恼对荔花的亲戚一说,亲戚马上就想到了高中毕业待业在家的荔花,对王晓的父亲一说,王晓的父亲当即表态周末领着王晓去拜访。
  周末,王晓父亲领着王晓带着礼物,由荔花的亲戚领着到了X县的荔花家。谁知这一见面一谈,荔花的父母对王晓的家庭挺满意,王晓家虽说在农村,距离县城不过十公里,并且家里有两人拿工资,女儿嫁过去应该不愁吃穿;荔花也满意,王晓虽是壮族,但人长得精神帅气,且幽默风趣;王晓也满意,荔花长得贤淑端庄,落落大方。
  三个月后,荔花和王晓订了婚,当年的春节前夕,俩人举办了婚礼,应了那句“又讨老婆,又过年”的俗话。
  嫁到龙树寨之初,荔花觉得很孤独,因为这是壮族寨子,人家讲的都是壮话,荔花一句也听不懂。荔花决心一下:既来之则安之,学呗。半年后,荔花已经练就了一口熟练的壮话,和寨子里的姐妹上街,人家都以为她是地道的壮族。
  一年后,荔花生下了女儿,按当时的规定,像荔花家这样一公一农的少数民族家庭,是可以生育第二胎的,所以,第二年,荔花又生下了儿子。
  荔花的家庭在寨子里,成了人人羡慕的家庭:生活富足,婆媳和睦,夫妻恩爱,儿女双全,唯一的不足,就是丈夫是养路工,一周只有周末才能回家,其余时间两地分居。
  可是荔花很满足,周一到周五和公公、婆婆一道下地干活、抚养儿女,喂猪养鸡,周末丈夫回来了,把儿女交给公婆,和丈夫骑自行车,带上家里吃不完的粮食、鸡鸭、鸡鸭蛋,到县城的集市上卖了,买回老人、孩子吃的糕点、水果,油盐酱醋,晚上做一桌子好吃的,一家人聚餐,然后把丈夫送到寨子口的大路上,望着丈夫渐渐走远,才折身返家,又期待下一个周末的相聚。
                  
  一个周末,全家人正围在一起吃晚饭,村委会的王主任——王晓的三大爹叼着辣烟袋走了进来,一家人忙着请王主任上桌子吃饭。
  吃罢饭,荔花正要收碗洗,王主任说:“荔花,你坐下,我有话要说。”荔花疑惑着坐下,王主任说:“你们一家人都在,我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我们村现在的妇女主任年纪太大了,也无法适应现在的需要,村上几个干部讨论认为荔花的文化程度高一些,想让荔花来干妇女主任,让我来问一下你们,同不同意?”“三大爹,我不同意,我家小娃还小,荔花在家已经够忙的了,我不让她去干那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王主任的话音刚落,王晓马上接上话。“你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小家庭,也为我们这个集体考虑一下,我不要你们现在就答复,三天以后给我们答复,如果实在不愿意,我们再考虑其他人。特别王晓,你是有工作的人,你的觉悟应该比其他人高,应该支持你媳妇干这个妇女主任。”王主任说完,叼着辣烟袋走了出去。
  荔花一面洗碗,一面想着王主任的话,丈夫王晓的话不无道理,自己两个孩子还小,家里的事情不少,并且干村干部容易得罪人。可是,干妇女主任对自己是一种锻炼,可以接触很多新事物,这对不服输的荔花是一种吸引。
  洗好碗来到堂屋,公公和丈夫在吸烟,婆婆看着孩子,没等荔花开口,婆婆说:“花,如果你想去,我和你爹会带好小娃,家里的事我们多做点就是啦。”公公从水烟筒上抬起头说:“去了对你是个锻炼。”荔花扭头看着丈夫,丈夫说:“你愿意去我不拦你,我是怕你累着。”
  第二天,王晓陪着荔花到王主任家回了话,愿意干村妇女主任。
                   
  通过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和妇女保护的相关政策,荔花觉得自己的眼界宽了,因为荔花一贯的好人缘,颇具号召力,所以开展起妇女工作来一点也不吃力,把龙树寨的妇女工作搞得红红火火,年终荔花被县妇联评为“十佳妇女主任”。
  第二年初,村委会的王主任要退休了,王主任的推荐加上选举时绝对多的票数,荔花当选村委会主任,一上任,就接受了一个重大的任务:组建龙树寨侬人古乐队。
  荔花只是在村子里有红白喜事时看到过侬人古乐的表演,德高望重的侬人古乐传人龙老爹领着几个七老八十的老爹吹拉弹唱。这次为了文化遗产保护,也为了M县的艺术节即将举行而将龙树寨古乐作为重头戏,由政府出资、文化局牵头、龙树寨村委会负责组织实施,扩大规模组建侬人古乐队。
  荔花从县上开会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到龙老爹家咨询侬人古乐的事。
                   五
  从龙老爹嘶哑的嗓音里,荔花了解了一些侬人古乐的事。
  龙树寨侬人古乐始于何朝何代已经无从考证。
  但是龙树寨建寨至今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从这一点上可以推断龙树寨侬人古乐的历史不少于四百年。
  龙树寨侬人古乐多在祭祀、婚丧嫁娶,还有龙树寨特有的二月节、三月节、六月节、尝新节等节日中演奏。共有24个正调,6个外调(别调),演奏的曲目有《降神腔》、《迎神腔》、《吉祥音》、《满江红》、《仙家乐》、《胡月》、《落地锦》、《朝天子》等几十个。演奏用的乐器有:中胡、二胡、京胡、横笛、大小唢呐、扬琴、析胡、古筝、大鼓、脆鼓、大小镲、大小锣、玲、简板、木鱼、大小艺锣、云乐等。
  最后,龙老爹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我们龙树寨古乐队的都是些七、八十岁的老人,教年轻人他们又不愿意学,我也担心我们走后龙树寨古乐就随我们而去了。荔花,扩大规模组建龙树寨古乐队是个好事,可难度太大了。”
  荔花听了后心里沉甸甸的,把龙老爹所说的组建古乐队所需要的人数,人员要求记在笔记本上。
  从龙老爹家出来,星星月亮已经挂上了天空,回到家,荔花看到王晓坐在家里,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了,丈夫休假回来了,儿子已经在丈夫怀里睡着了,婆婆已经把捂在锅里的饭菜端到饭桌上,荔花端起碗筷,丈夫说:“刚才儿子哭着不歇,要找你,这样累,别干了。”“不为名,不为利,为了我们村的古乐,那是多美好的东西,我也要干下去。”吃罢饭,荔花收拾碗筷到厨房,看到公公、婆婆还在铡马草,忙让公公、婆婆去休息,叫丈夫把儿子放床上,来帮忙,丈夫一声不吭地一手使铡刀,一手放草,荔花要帮忙,丈夫不让,荔花明白丈夫虽然有气,但是是心疼自己的,拉过板凳,坐在丈夫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后来丈夫绷不住了,和荔花聊起了道班上的事。
  第二天,丈夫让荔花和他一起上街买东西,荔花已经和村委会的人约好讨论侬人古乐队的人选,丈夫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没有了,荔花管不了那么多,急忙往村委会赶。
  大家一讨论,这侬人古乐队的人选还真难找,既然要考虑到传承问题,就应该让年轻人来学,可村子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人选实在不好找。商量来商量去只定下了三个人,距离二十人的标准差距还大,村委会副主任黄海一拍大腿说:“我让我小儿子回来,打工赚钱也没这个重要!”副主任黄海这一带头,村委会班子成员纷纷表态把自己家人和亲戚动员回来,这一来,又多了七八个人,人还是不够。怎么办?荔花也心急火燎,忽然,荔花眼前一亮,忙问龙老爹:“老爹,女同志可以吗?”“可以,侬人古乐对这些没什么要求。”龙老爹说。马上,讨论的名单上多了十多个青年妇女,荔花考虑的是,村里大部分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让这些青年妇女学习侬人古乐有两大好处:一是女人心细,学习乐器上手快;二是队伍相对稳定,利于侬人古乐传承。
  村委会班子成员把名单上的人分到个人,散会后大家分头做工作。荔花分到四个,分别找到后一说情况,谁都不愿意,有的说娃娃还小;有的说男人不在家,本身就够忙的了,还有什么闲心去学什么侬人古乐;有的说侬人古乐当不得吃,当不得穿学了做什么……
  荔花说得口干舌燥人家就是不同意。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又是星星月亮已经挂上了天空,王晓把捂在锅里的饭菜端到饭桌上,一边给荔花盛饭一边说:“自家活路也没这么忙,孩子都看不到你一眼!”荔花嘴皮动了动,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王晓摇摇头,帮荔花拈了一块鱼“赶紧吃饭。”
                   
  第二天,村委会班子成员集中,大家都叫苦成一片,只有三五个村民愿意参加侬人古乐队,其他的都不愿意。
  荔花昨夜一直没睡着,考虑了一晚上,想出了几个点子,当着村委会班子成员提了出来:1、参加侬人古乐队的村民由村委会拨出一部分经费,每人每天补助十五元钱;2、侬人古乐队晚上七点到十点在龙老爹家练习,有孩子的可以带到龙老爹家,由村委会班子成员负责看管;3、村委会班子成员要帮助参加侬人古乐队的村民干农活。荔花一提完,村委会班子成员都赞成,大家纷纷说,这样的条件村民应该能够接受了,会计捅了捅荔花的胳膊:“县上拨付的经费买乐器恐怕都还差点,哪有钱来补助村民?”“其他人就按照这个去和村民宣传,我和黄副主任到县上、镇上汇报工作,争取资金。”
  荔花和黄副主任散会后赶到M县政府找主管的副县长,副县长在开会,黄副主任说:“要不然,我们明天再来?”“不,我们等副县长开完会,时间不能再拖了。”荔花和黄副主任一直等到副县长开完会,见到副县长,说明来意后,副县长说:“到吃饭时间了,走,边吃饭边说。”荔花忙说:“副县长,我请您吃饭。”副县长笑呵呵地说:“你这是来和我要经费哩,怎么能要你请客,走,我请你们。”
  饭桌上,荔花把情况详细地向副县长作了汇报,副县长沉吟了一下,说:“现在已经是月底了,经费计划已经安排完了,我答应你,下个月初,我一定拨付资金到位。”荔花连忙道谢。吃罢饭,荔花和黄副主任又赶到镇政府找到了镇长,镇长倒干脆,开口就给五千元,但是,也要下个月初才能拨付。
  回家的路上,黄副主任说:“怎么办,都要下个月才到位?”荔花想了一会,说:“我家还有点,我先垫上。”
  回到家,丈夫已经走了,没能送送丈夫,荔花心里涌起了一股歉意。
                    
  经过村委会班子成员的努力,一支20人的侬人古乐队成立了。荔花和家人商量后,拿了家里的五千元出来做了初期经费。
  每天七点钟,村委会就热闹开了,各种乐器的声音,孩子的喧闹,看热闹的笑声……荔花和村委会班子成员一道,给侬人古乐队成员看孩子、倒茶水、打下手,白天还要给农活多的侬人古乐队成员做农活。有时候,荔花也觉得很累,一回到家,就想倒在床上大睡,可侬人古乐队总算成立起来了,所以心情是快乐的。
  家里荔花基本顾不上,好在有公公婆婆支撑着,儿女也听话,荔花对公公婆婆、丈夫、儿女充满了歉意,可荔花想忙过这一阵就好了,可每天,村子里都有新的事物要发生,上级安排的检查、生产的事、村民的纠纷等等,好像总也处理不完。
                    
  没练习几天,侬人古乐队出问题了:很多村民都是第一次接触乐器,在演奏方法掌握上层次参差不齐,龙老爹等古乐队成员年龄又大了,教起来力不从心,成效也不高。龙老爹和荔花一合计,荔花立刻就动身前往文化局,找到负责人后,把情况反映了,人家给了答复,抽调专业人员到龙树寨进行驻村指导。
  三个月下来,侬人古乐队能够演奏一首完整的曲子了。
  一天,荔花在县上参加艺术节筹备会,手机调成振动,待到会议结束,一开机,马上有电话进来,婆婆焦急的话音传过来:“荔花,快来医院,龙龙摔着头了。”荔花急忙掉头往医院赶。
  到了医院,龙龙在手术室里,丈夫焦急地走过去走过来,公公蹲在门边咂辣烟,婆婆拉着围腰擦眼泪。一见荔花跑进去,王晓铁青着脸走过来:“龙龙摔着打你的电话你一直关机!”婆婆忙过来拦住王晓:“别怪花,是我没有看好龙龙。”从婆婆的哭诉里荔花才知道,婆婆在厨房煮饭,儿子在门口玩,不知道怎么的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婆婆闻声跑出来,儿子的脑袋已经摔破了,是隔壁邻居帮忙送到医院的。
  正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儿子头上缝了四针,医生说不要紧,已经打了预防破伤风的药,输几天消炎药就可以出院了。一家人的心才落了下来,望着儿子抽噎的样子,荔花也泪流满面。
  几天后,龙龙出院,一家人刚回到家把龙龙安顿好,侬人古乐队古筝演奏手玉焕的丈夫找上门来了。原来,玉焕的丈夫在外面打工,挣了点钱,回来接玉焕,要她和他一起去打工,玉焕不愿意,问她为什么,她说参加了村里组织的侬人古乐队,走不开,玉焕的丈夫很恼火,自己在县城把房子都租好了,玉焕却不去,自己的面子往哪搁,所以冲着来找荔花。玉焕的丈夫是个粗人,几句话,声音就高了起来,要荔花放了玉焕,重新找人。王晓怕把儿子惊醒了上来劝解,玉焕的丈夫反说:“你家母鸡打鸣就算了,我家倒是我做主。”气得王晓两拳攥得“咯巴咯巴”响,荔花没发火,耐心地跟玉焕的丈夫讲,玉焕是个人才,县上来的老师都说在侬人古乐队里,玉焕是领悟能力最强的,有较高的可塑性,玉焕自己也比较喜欢古筝演奏,如果去打工了,对玉焕本人和侬人古乐队都是一种损失。村子里的人也都在旁边劝解,这时听说了的玉焕撵到荔花家来了,忙把自己的男人拉到荔花家大门外:“你个死鬼,主任家龙龙刚刚出院,你怎么好意思到人家来闹,你这样,我更不可能跟你去。”玉焕的丈夫扬手要打玉焕,荔花忙上前拉住,村委会班子成员也赶到了,把玉焕的丈夫拉到村委会,做了半天思想工作,末了,荔花对玉焕的丈夫说:“时间也不早了,侬人古乐队马上就要开始练习了,你去看看玉焕的演奏再说。”
  侬人古乐队的练习开始了,玉焕的丈夫看到平日毫不起眼睛的妻子在演奏古筝时那么庄重,那么娴熟、那么投入,两眼炯炯有神,油然而生一种神圣感,仿佛是另外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看了一阵后,玉焕的丈夫悄悄走到荔花跟前:“主任,我错怪你了,我不让玉焕跟我去打工了,但我得去,我要赚钱为玉焕买一套漂亮的衣服。”
  荔花笑了。
                  
  在侬人古乐队越来越完美的曲调里,龙树寨的喜事多了起来。
  县上为方便人家到龙树寨欣赏侬人古乐,出资修了县城到龙树寨的六米宽的水泥路。方便了龙树寨村民的出入和农副产品的输出,龙树寨很多人家都卖了马,买了摩托和农用车,到县城方便、快捷,大家都说托了侬人古乐的福。
  新闻媒体、电视台都到村里来采访,大家头一遭上了电视;当地的一部电影还把龙树寨作为拍摄基地,让村里的人们开了眼界。
  随着外来参观、采风的人员的增多,龙树寨的知名度打响了,成了M县的知名品牌,同时,也唤醒了龙树寨的商机意识。
                   结尾
  荔花的面条还没吃完,文书小陆冲了进来:“主任,好消息,刚才镇政府来电话了,为奖励侬人古乐队,县上出资由你带队领侬人古乐队到北京参观旅游,让你在十点以前到镇政府找黄副镇长。”
  荔花放下面条,又匆匆出门了。
 

 文章录入:文联 责任编辑:李云坤  
  • 上一篇安平文苑:

  • 下一篇安平文苑:
  •  
    普通安平文苑人民的好公仆——记马关县公安局…
    普通安平文苑乡村邮递员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电子版阅读指南
    普通安平文苑发家致富的带头人  群众公认的好…
    普通安平文苑谷穗金黄
    推荐安平文苑春天的芦苇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588期,2011年第47期…
    普通安平文苑有感于魏晋文人
    普通安平文苑遗失的星球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28期,2017年第3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8期,2017年第33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7期,2017年第32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6期,2017年第31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4期,2017年第29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5期,2017年第30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3期,2017年第27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2期,2017年第26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1期,2017年第26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50期,2017年第25期…
    普通安平文苑马关潮(总第849期,2017年第24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5-2014 www.ynm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马关县人民政府主办 马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制作、维护 地址:马关县马白镇骏城路2号 E-mail:mgzfb@126.com
    网站备案编号:滇ICP备06004870号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876-7122435 邮政编码:663700